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中国工业报评论:外资并购下的失语症

2006/6/29/08:39 来源:中国工业报

    记得一年多以前,一位媒体同行采访完了一桩外资并购国企案例,对者说:“职工那悲哀的眼神一下灼痛了我的心。”他的这句话也触动了我的心。笔者想起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永佶说的一个观点“国企不仅是一个经营单位,更是职工的生存单元。”实际上,国企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职工的精神家园。


    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是一种必然,而引入外资也不啻为一条途径。改革的阵痛是有的,作为改革成本也必然有一部分群体作出牺牲。然而,简单地将一切责任推给“国有企业历史袱重”等概念,继而简单地把国企一卖了之,将职工的利益置于何地呢?更兼之许多外资并购并非“阳光操作”,背后交易的种种手法将企业和职工的利益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改革”成果的享用者是外资企业和个别利益团体,“改革”的牺牲者是国有资产和直接的国企职工。这种现象为许多专家、学者所诟病。

    我在此要谈从上面话题引申出来的一个问题:一桩桩此类的事情或者不为公众所知,或者许久之后才通过媒体、专家、学者公之于众。既得利益者千方百计掩盖信息可以想见,而掌握内情的其他相关方,比如行业“圈里人”却也默默无言,让人费解。一些人私下谈起来义愤填膺,可是真要他站出来说话,就变得畏首畏尾。对比之下,郎咸平置疑MBO的勇气显得弥足珍贵。不过,严格来说,他还是“第三者”,不属于“圈里人”。

    也许许多“圈里人”没有被职工悲哀的眼神“灼痛”过,也许“圈里人”没有意识到国企是“生存单元”、职工的精神家园。然而,他们以内行的眼光已经强烈意识到有些“恶意”的外资收购的后果,意识到这种收购对整个行业的毁灭性影响,甚至会损害自己“小团体”的利益。但即便如此,他们仍然选择集体缄默,总是期待别人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甚至在关乎国家产业重大利益的问题上,这些行业的代言人仍然放弃了话语权,他们的理由是“怕得罪人”,“怕惹麻烦”,总之一句话,不愿意担责任。这种“怕”弦外之音殊可寻味,或许敢怒不敢言,或许自己与这事本就有瓜葛。不论如何,这种“圈子”习气形成了一种信息的垄断,与市场经济开放的本性格格不入。而个别外资并购正是瞅准这一点才放开手脚,从这一点上讲,那些“圈里人”的缄默是一种纵容———无声(自觉自愿的无声)就是默许。

    诚然,许多业内人士以及行业组织并非没有动作,他们向政府反映情况,寻求政府帮助,这也是国外发达国家的行业组织通常的做法。然而,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对经济生活的干预是慎重的,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是在广泛征求意见基础上的合意的达成。而这个合意的达成,没有公众的参与、舆论的推动,其过程会是相当缓慢的。一个成熟的行业需要“意见领袖”,谁见过畏首畏尾的“意见领袖”呢?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日前与E鄄conomistIntelligenceUnit联合发报告称,中国企业将继续成为亚洲地区的主要并购目标。这项报告统计,有52%企业预期会在未来五年内,在中国进行并购活动,而以印度为并购目标的,只有约三分之一。普华永道企业购并服务部合伙人费理斯(MatthewPhillips)表示,中国的并购活动大幅上升,外来并购交易总额从2004年的24亿美元飙升至2005年的150亿美元;同期的已公布并购交易也从27宗增至35宗。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如美、英、德等经济发达国家,都制定了较为完善的规范外资并购活动的法律法规。我国正在酝酿建立审查外资并购的机制,《反垄断法》也在酝酿出台。然而,并购是市场经济的正常活动,“不能因为自己没本事就不让别人进来”。如何把重要行业的主导权抓到行业自己手中呢?行业

    会作为业内十分重要的民间组织与市场经济有天然的亲和力,“圈里人”也有责任。不过,这个“圈子”不应该是封闭而是开放的,是勇于而且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的“圈子”。如果一味寄望于政府干预而集体失语,对这样的“圈子”笔者恐怕也要失语了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