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三一向文波:反对徐工并购依然动力十足

2006/8/4/16:01 来源:慧聪工程机械网
    一年前,三一重工成为了中国股权分置的先行者,向文波——这位三一重工的“草根”执行总裁,也成为当时中国财经舆论旋涡的中心人物。只不过,那时他的光芒被抛出“猪论”的董事长梁稳根淡化了。而一年后,他发起了一场反对凯雷收购徐工的博客战,终于成了镁光下的焦点人物。“向博客”吸引了无数业内外人士参与其中,有专家、有学者、有大量传媒人,还有更多关心国家大事的普通老百姓。

    区区一个博客战,却聚焦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外资并购与国家经济安全问题,甚至被延展到事关国家前途的各个方面,这本身就说明了我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达到了一种新境界。 

    向文波现在每天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对手徐工,还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正处于这场旋涡中的他,会有什么感想?会后悔当初的选择么?还是有更大的前进动力?请让我们走近向文波。

    媒体:自从您开博客反对凯雷并购徐工开始,事件一直在逐步升级,目前收购案已发展到关键阶段,7月17日到7月19日,商务部召集举行了一场有关凯雷收购徐工的“听证会”,除了商务部、工商总局、外汇局、税务总局、证监会、国资委六部委官员之外,机械工业协会、厦工、柳工、潍柴动力等10余个徐工产品上下游单位也参与了这场讨论,据说这些单位大都支持徐工或者保持了沉默。您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

    向文波:按照商务部的要求,听证会的具体内容不能披露。不过建议你采访一下行业内的相关企业,不敢说都会赞同,但可以肯定的是,会有赞同,也会有反对。现在看来,我开博客事小,但联想到的问题是,我的博客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开博客也是一种无奈,因为实在没有更多的渠道。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到底哪个部门对此事负责,打报告也不知道给谁。我们对外资并购的程序不清楚,没有规范,思路模糊。

    媒体:您能否谈谈最初的动机?

    向文波:我不能眼看着国家重要的机械装备制造业龙头老大被贱卖给国外投资机构,因为它涉及到行业战略和国家的经济安全问题。如果徐工因为改制而变成外资控股,恐怕将会留下无法承受的遗憾。国有企业改制,现在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过去主要是以一些地方小企业为主,这些企业缺乏自主知识产权、专有技术,处于市场低端,无形资产价值不高,正因为如此,外资并不感兴趣,主要的资产形态是有形资产。所以,当时以企业净资产作为交易依据是有一定道理的,更何况与产业安全和经济安全的关联性并不高,且改制的主体是国内资本,根本不涉及国家的战略利益。

    但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改制已经涉及大型国有企业,这些企业的特点是:第一,大多是行业龙头,是国家产业的历史积累。第二,大型国有企业是国家经济的主体。外资进入到关系国家经济安全的行业,而这些行业的国有大中型企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体,却恰恰是外资并购的主要对象。现在国有企业的改革涉及各种经营要素的重组,但国家不能在国有企业的改革中忽视产业发展的战略问题。如果没有战略考量,就是最大的错误。

    媒体:7月18日上午,凯雷集团总裁大卫·鲁宾斯坦拉着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飞赴北京进行公关,凯雷还宣要寻求一位负责全球政府游说的负责人,随后,美国商务部副部长雷文凯也对商务部进行了公关。您如何看待这样的公关?这会不会使商务部通过这桩收购案?

    向文波:我个人还是感到很自豪的。因为这事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特别是凯雷方面接连请来了鲍威尔、雷文凯来进行游说。鲍威尔、雷文凯的公关应该不会是仅仅为了3.7亿美元的标的。有两点可以证明,那就是徐工的重要性。也说明,徐工应该不止值3.7亿美元这个价。当然,现在美国方面对徐工案的重视和关注,也可以说我为中国人争了面子。如果不开这个博客,那么徐工就可能不声不响地被卖掉了。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国家不会批准,也不能批准。首先,国家是不会批准的,因为这桩收购案交易本身的程序就有问题。财务顾问是皮包公司,连这个问题都没解决,可见徐工并购案的程序不规范。我反对凯雷收购徐工的一个理由是徐工不能被贱卖。围绕这一观点,媒体有许多争论。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的观点并不是以摩根大通的报价为依据,我们讨论摩根大通报价与其说是讨论价格问题,还不如说是讨论徐工并购案的交易原则和决策程序问题。我说徐工被贱卖,也不是基于算账,因为我根本得不到徐工机械的详细财务资料。我说徐工被贱卖,是基于我对徐工价值的判断。准确认识徐工的价值所在,不是纠缠于徐工交易,更重要的是它具有普遍意义。其次,与国家发展装备制造业企业政策方针也不一致。机械装备制造企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工业,事关国家产业经济安全。海尔在美国收购美国的家用电器公司、中石油收购美国的石油公司时,美国国会是否决了,说是影响到它的产业安全。美国政府有如此强的安全意识和产业意识,反衬出我们国家缺乏产品安全意识。西方国家现在对中国技术封锁,武器禁运,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解决,我想中国要成为创新性的国家,要完成产品制造的转变,我们要依靠谁?中国创新性战略目标的实现,必须要靠我们自己,靠钱是买不回来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家是不能批准的。

    媒体:您希望达到的最好结果是什么?如果凯雷收购徐工案不能通过,三一是否会收购或参股徐工?

    向文波:首先,我希望借此事件,建立起国家科学规范的产权交易体系,为以后更多的并购案提供较为可靠、可行的交易准则,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并提高交易的效率。其次,通过与徐工的论战,促使《国务院关于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等政策得到落实,相关政策早日出台。最后,我想强调的一点是,三一非常希望能与徐工合作,也非常高兴能与徐工进行合作,但这不是重点。我要重申的是,三一不是在搅局,也没有阴谋,我要澄清。应该说,三一的做法及它的利益与国家的利益相一致。三一如果与徐工进行合作,那是民族产业的内部整合。三一不是三一人的三一,它是国家的三一,民族的三一。

    媒体:您从去年以来,就一直处于舆论的中心地带,目前和徐工的博客战已进行了多时,你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现在最大感想是什么?

    向文波:我最大的感想有两个,一是作为普通的国民谈论国家大事的艰苦和困惑;二是个人对抗利益团体、集团的无助和无力。徐工可以借助行政职能和公关职能进行政府游说,而自己作为个人,却没有这方面的渠道,个人力量太小了。现在遇到各种各样的压力,但我认为公道自在人心。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能从容面对,因为在三一股权分置改革的时候,我已经历过洗礼。博客战这么久,我目前还没遇到政府方面的压力,说明了中国的言论自由程度在提高。我一定会做下去,因为这是事关国家大局的标志性事件,非常有价值,也是不能不做的事情。我将动力十足地去做!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