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网

也谈博客和裤子的公共边界

2006/8/8/10:29 来源:响云霄的BLOG

    今天读到搜狐财经主编王子恢老师一篇讨论博客公共边界的博客,使我对博客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是王老师拿出魏晋时期的刘伶的裤子典故,来定义“博客的公共边界”着实让人耳目一新。将一个复杂的概念用一个形象的比喻进行浅出的讲解,是当下财经界老师们教化大众时应该被极力推崇的一种方式。

    一个人的裤子有多大?

    裤子应该有多大?可以讲没有实际的定论。我本人就亲眼见过从十层高的百货大楼上挂到地面的裤子。但一个人的裤子有多大?却是可以确定的,至少是这个人自己的裤子,能穿得下,能穿出来,能穿着见人。

    所以裤子有多大,还是受到人有多大的限制。一个博客的权力有多大,也是受到博主本人所具能力和承担义务的限制。

    已经打开更多讨论之门的向文波博客事件必然成为讨论这一话题的依据。向博在谈到超女时,显然还是博主自己穿着的裤子,但向博两次发出要约举牌收购徐工时,可能穿着的就是三一集团的裤子,但我们发现三一并没有同意向博借用自己的裤子。

    所以博客并非是没有边界,博客还是属于一个“自媒体”,属于个人言论的范畴,应该受到经济法规、民法、刑法对博主个人言论的规范。

    

    保住裤子还得要保住腰带。

    博客天生就是一个好东西。这是响云霄几个小青年这一个月来的切身感受。与传统的媒体相比,“天赋出众,一出生便现出了某种优秀继承基因”。正因为有了博客这个的空间,响云霄几个毫无知名度的青年才可能和一个集团总裁同台博论一番。

    试想,如果向总裁通过《中国经营报》、《南方周末》甚至新华社来发表自己对徐工改制的看法,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响云霄几个青年这次露脸的机会。

    王子恢老师讲的一句话特别好,“博客打破了被监管与职业垄断已久的话语权,写作与传播不再是一种职业垄断而是一种自我选择,全民写作、全民传播、全民阅读成为可能”这不仅让人想起由蔡元培先生提出,一直被当作北大校训的“思想自由、兼容并”的思想。

    北大在“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思想指引下,推进了中国思想与文化的繁荣,但人们更为推崇北大,更在于历任校长的治学道德。

    博客的公共边界的确就象博客的一个裤子,但不应忽略的是,每一条裤子都还有一根象征着道德的腰带,草根博客可能只有一条社会公德的腰带,而财经公众人物可能还需要多系上商业道德的一根。

    写博客的确可以自由地写,但也要注意,别自己一不小心,挑断了自己裤子的腰带。

    

    谁都有几把,关键是掖在裤子里切瓜还是拿出来伤人。

    看到有位网友写博,说如果响云霄不出来,“仅凭向博的独角戏,恐怕形不成大场面的。”实际上,也有许多朋友提醒我们,不要一时意气,影响了企业的大事。但我们想,博客就是博客,有坏影响的是错误的言论,而不是博论的激烈,仅仅两个博客的论战,搞得再大,也不会影响真正的大事。

    非常同意王子恢老师所讲,博客的“自媒体”定义,“博客可以是一种建设力量,也可以是一种破坏力量。就像是一把刀,它是一个工具,用它杀人切菜,取决于使用者。”

    《魏策》记载,秦王图谋安陵,对唐雎讲:“公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不知,秦王讲:“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反问:“大王尝闻衣之怒乎?”王曰:“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唐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若士必怒,伏尸二人,血流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形象一点来讲,不管是一个总裁还是普通网民,谁的手里都有那么几把刀。我裤子口袋里就有一把TOPSCQT-303折刀,但只是平时把玩,连出别人要削苹果我都不愿拿出来。

    同样在博客,每人都可以把拥有很多刀,但放在裤子里切瓜,谁也问不着,如若拿出来想要伤人,总会有路见不平人与他拔刀相向。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