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网

徐工:是不是三一的又一块舢板(2)

2006/8/8/10:33 来源:响云霄的BLOG

    徐工:是不是三一的又一块舢板  三一迫切参与徐工并购的真实原因之:

    回到原地,产业扩张基本失败

    响向相博已持续月余,网友已经越来越看不明白??“所有的事情媒体不已经报道明白了吗?怎么向博还就那几个过时的老话题反复纠缠?”

    的确,从6月底开始,博客争论实际上就已经从徐工改制并购方案的进程中分离出去,在经过最初的舆论影响之后,徐工改制并购事宜依然按部就班地推进正常审批程序,而两博之争却基本上成了自说自话。

    这也难怪网友们对向博毫无意义的“热衷”不能理解。

    实际上,三一很早就开始打徐工的主意,2003年徐工刚刚传出改制消息之时,三一就极力参与。但当时的情况是三一的姿态还非常之低,梁、向第一次拜访徐工,用得是“朝圣”两个字,同时向徐州市递交了方案,并且还许诺给徐工现有经营层一定的持股,可见当时入股徐工的心情就极为迫切。

    7月7日,响云霄贴了一篇《徐工:是不是三一的又一块舢板》,从三一市场方面分析了其经营的危机,事后,不少网友追问:三一为什么想到参与徐工并购呢,其背后是一种什么样的原因?

    并且,就在目前徐工改制审批已经进入最后程序之时,就在世人等了N天都未等到向总裁以“自己一百多斤”担保的三一实际收购举动的时候,向博依然对徐工话题欲罢不能。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徐工对三一有着这么大的吸引?难道三一本身还有着比主机市场优势耗尽更为严重的危机?

    响云霄对三一近几年的情况进行了一些系统研究,发现了许多与三一形象宣传内容差距很大的事实。

    1、产业扩张选择工程机械为主阵地。

    2003年年中,徐工提出改制的时候,也是三一刚刚完成上市的时候。此时的三一,已经成为资本运作和公关炒作的高手,自然明白产业基础是资本扩张的平台,没有一个宽大的商品经营平台,实业出身的三一很难实施更大规模的资产与资本经营。

    因为工程机械与建筑机械在产品工艺、用户群体等方面的相似性,三一自然地选择了向工程机械领域渗透,这就是梁稳根提出的“全面进攻工程机械”。

    在自主投资扩张与兼并收购扩张之间,一贯“疾慢如仇”的三一自然选择后者。但在徐工首轮竞标就遭淘汰之后,三一不得不回过头来从头做起,实施产业扩张。

    2、动作巨大成效甚微。

    其后,三一产业扩张的动作十分巨大,一时成为行业热谈。上市募集的9亿元资金据说只留了一个亿,其余全部投入到这个领域。

    除了长沙星沙基地扩展到75万平方,又在全国圈地建厂。北京昌平基地16万平方米,江苏昆山基地20万平方米,上海产业园20万平方米,沈阳产业园22万平方米……

    重庆、上海、沈阳,纷纷建立研究院……

    压路机、挖掘机、平地机,十几、几十个项目纷纷上马……

    似乎是由于工程机械行业这潭水确实比建筑机械“深”,三一全面进军工程机械的策略并未奏效。

    工程机械行业对技术创新与工艺积累的要求很高,市场竞争也十分激烈,作为改革开放以来最早放开的一个装备行业,多年的竞争已经将利润挤压到一个相当微薄的水平。

    三一一踏入这个行当,才感觉到并不象泵车市场那么好玩。

    一个又一个项目的叫停,一个又一个项目的压缩,最终出现的情况是铺出的几乎都成了“半摊子”甚至“烂摊子”。

    昆山东郊工业园区,三一重机圈下了20万平米土地上,2005年8月建成的三个共8万平方厂房,一直闲置至今。

    上海浦东机场旁边,20万平方米的三一科技,仅有一个4万平米的厂房在用。

    北京八达岭高速莘庄桥边,三一科技园16万平米土地,还有一大半都是草地……

    曾经向工程机械行业大步迈进的气势汹汹,变成了无处不在的无奈……

    一旦进入了浩大的工程机械领域,三一很快发现自己被淹没在这个规模浩大的产业之中,一轮快速扩张之后,手里握着的仅有一个又一个经济开发区里条件优惠的土地。

    3、高薪揽人却不能以发展留人

    沿着自己惯性的商品经营思路,三一进入工程机械领域时,必然地选择了一条快速见效的策略,

    在这个必须技术积累和不断创新的传统产业里,三一依然认为在泵机上的成功可以复制,于是直接从成熟企业的技术切入成了产品发展的不二法则。

    一时间工程机械行业几乎每个企业的技术中心,都是人心惶惶。三一的人才招聘会,开到了各个企业的家门口,专业高校的毕业生招聘会上,三一永远是最抢眼的摊位。仅徐工集团内部,几乎凡是能称得上专家的技术人员,基本上都接到过三一通过各个渠道传来的猎头信息。2004年的春节,徐工一企业的总工程师,春节加完班回家,竟在门缝里发现了一封三一直接给他个人的招安信,里面许诺高薪、住房、职务等一系列极优条件。

    靠着民营企业的机制优势,靠着高薪、房子等各种条件的吸引力,工程机械行业一批批技术人员进入三一,这里面还包括带着整机技术的专家级人员,很快,三一一个又一个工程机械整机问世。

    优势的条件在最短时间内积聚人才,但成长的环境却是人才最根本的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技术转换成产品之后的技术专家,却发现新企业并不具备进一步持续开发的基础,其个人的技术生命也无以为继。同样,无法再创造新的价值,自然不能在三一的机制下生存下去,原有的高薪迅速缩水,当初选择进入三一的一个又一个专家最终又黯然选择了离开。有位专家统计,三一技术人员平均留职时间仅有八个月。

    一批主机产品问世之后,三一大规模招聘的浪潮才在行业内平静下来。

    4、市场反应过激造成巨大策略失误

    市场再次验证了技术持续创新和工艺持续积累的重要性。当一些技术专家转入三一之时,原来的工程机械企业并没有停止技术上的创新,仅仅在三一将原有技术转换成产品实物的过程之中,工程机械内的其他厂家已经推出了技术更新的产品。

    走进工程机械市场之后,才发现这个行业竞争残酷。实际上,当三一还在为新品推广忙碌时,工程机械几大集团,早已经进入了营销模式更高的竞争层面。在厦工全面的价格战略、柳工坚定的品质战略、龙工的渠道优化战略、宇通与福田的规模产业战略面前,三一几乎是被忽视的对象。全国各地的市场上,终于没有出现三一产品的规模进入。

    直到目前,唯一可以提及的旋挖钻产品,其整机的底盘还是依靠卡特提供,自己只生产上面上钻杆,还因为一些匹配技术不过关,反馈很大。

    随着苏南铁本事件暴发,整个工程机械行业进入了第二轮宏观调控。

    与经历过03年那一轮残酷考验的工程机械大集团不同,90年代末才涉及重工领域的三一,表现出极大的恐慌。

    从当时湖南和行业的多家媒体刊出了一篇《宏观调控三一重工突出重围》。整整3000人被清出三一,仅三一重工一个企业就裁员1000人。重庆、上海的研究院撤回,所有的工程机械项目全线收缩,三一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回缩到原来的混凝土机械领域内并生存下来,而三分之一的三一人丢掉了饭碗。

    报道中,三一总裁向文波给记者算了一笔帐“三一重工员工平均月工资为3000元,人员优化后每月至少可以节省300万元”。而与此同时,工程机械行业的几大集团却在沉静中度过,徐工、柳工等企业没有一家采用裁员的手段,反而是加快了工艺的提升与新产品的研发。

    对于不能把握市场的人来说,市场总是出乎预料的。仅仅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工程机械行业迅速回暖,至2005年上半年,装载机市场就再创历史新高,而汽车起重机则在2005年下半年的传统淡季之时创下了新的历史纪录。

    此时三一想再度启动原有项目已经不太可能,面对市场危机,三一集团自顾自的强力“突围”伤透了各类人才的心,也让整个行业认定了三一这个不安全的职场环境。

    失去了人的支撑,资产、土地只能是一堆死物,三一自己给自己竖起了一道高高隔离墙,将自己隔绝在一直眼热的工程机械领域之外。

    

    在工程机械产业的自主扩张已经不再可能,而所有的投入却不可能符合其他的产业特征。三一只能寻找一家足够规模的工程机械集团,通过并购来获得市场、获得产品,获得人才,来盘活手中的资产。否则,三一疯狂扩张而留下的庞大架构将很快轰然倒塌。

    一方面是自身运营危机的重压,一方面是整个行业拥有产品门类最多,优势产品最多,对三一最具威胁的竞争对手又即将完成一次发展进程的跳跃,三一的过激行为可能就是由此而生。只有破坏掉这一对手的这次关键发展机会,才能给三一下步获得这一生存平台保存一点可能,这或许就是三一还在全力以赴搅局的主要原因。

    

    那么,徐工是不是真的合适与三一并购?就算徐工如果真拉上三一一把,与三一进行整合,能否为中国的工程机械产业的竞争力带来提升呢?企业间整合的首要条件是发展模式的一致,那徐工的发展模式与三一的发展模式究竟能否合拍呢?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