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网

为什么要美化搅局行为

2006/8/8/10:37 来源:响云霄的BLOG

    与向博论战至今,应该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了。但正如争论战最激烈时,响云霄所预料??“一阵风波之后,留给公众的脑海里只有‘贱卖国有资产’、‘危害产业安全’、‘徐工有问题’几个搅动人心的符号”。“至于徐工改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已经没有人想去探究。”而“事情大白真相,冤曲得到澄清之时,舆论却集体失声”。毕竟,“热点已经过去,真相可能并不比假象有看点。”(见《谨防财富新贵滥用舆论暴力》一文)

    徐工倒底有没有“局”?

    实际上,“搅局”最早还是向博自己提出来的。其目的是先让人误认为徐工改制并购里就有那么一个“局”。

    徐工倒底有没有“局”?相信大家已经可以看出是没有的。

    徐工改制并购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其过程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履行了完备的规范程序,逐级上报各级机关,接受国家部委指导,正等待中央审批。只能这样平常不过了。

    之所以称之为“局”,无非是想用一些想象引导想象,用猜测引导猜测,进而达到吸引眼球,挑动情绪,硬说成“迷局”的目的。

    徐工改制本身要说有一种“局”,那完全应该是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大局。而赢得徐工员工高度赞同的“一个目的、两个基本稳定、五个有利于”的改制指导思想,则全面解释了徐工发展之局的全部内涵。

    “一个目的就是”:要把“徐工”这一民族品牌打造成国际知名的品牌;“两个基本稳定”就是:保持职工队伍和经营管理队伍的基本稳定;“五个有利于”就是:有利于公司的持久、健康的发展,有利于转换经营机制,有利于徐工整体形象的提高,有利于提升公司的国际竞争力,有利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这“一、二、五”思想,既是徐工自身发展的要求,也是徐工改制坚守的原则。

    徐工站在企业发展的层面,很自然做出这种选择,并依据这一愿望与收购方充分博弈。徐工也是行业的排头兵,其选择中也充分含盖了行业安全的责任。

    但作为一个企业,徐工是无法站在国家的高度来权衡国际博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交给国家来权衡,而徐工来执行决定。

    所以无论是自己设计个局来搅,还是搅一个竞争对手的发展之局,都是让人无法认同的,因为我们从中看不到任何一点的合理性。

    

    为什么要美化搅局?

    我们一直等待着的听证会一召开,终于使两博的论战失去存在的必要。

    在事情真相大白,讨论回归理性之后。徐工很自然地没有得到舆论负责任的关照,给予正确的评价。这我们能够理解。但此时许多地方传来的“博客口水战促使国企改制外资并购听证程序的产生”,大有肯定这种搅局行为的趋势,却使响云霄实在无法认同。

    一些博客一些媒体的这种言论,说明对事情关注不深,只是将过程中的几个事件简单地联系起来。

    这样的联想并非一次,上月国家产业发展政策出台时,也有人也讲是博战促使了这一政策出台。而事后官方澄清,政策酝酿两年之久,成熟了立即出台,与博客事件“仅是巧合”。同样,徐工并购方案上报国家部委的审批已经将近一年,始终在深入研究之中,而博战到目前也就一个多月,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许多大事有着自己漫长而严谨的过程。但似乎这种枯燥和繁琐的信息不能满足人们“戏剧化”、“故事化”的心理要求。于是大家就都编一点,就都广泛联系一下。

    这本无可厚非。但舆论的公正性还是每一个参与者的责任。响云霄目前已不寄望于谁来还我们企业一个清白,我们抱着一种宽容的态度对待整个过程中所有过激的做法。但着实不愿见到对那些显而易见的错误行为的漠视,不愿见到事情最后是一个颠倒是非的结局。

    实际上,刚听说是博战促使了国家采取这么大的动作时,作为年青人的响云霄也感到虚荣心的满足。不过当发现对这种事件的美化可能造成的危害后,响云霄却深感必须维护自己近一个月来一直苦苦寻求的舆论公正。

    6月以来,响云霄因见人咄咄逼迫自己的企业,而忍不住向前迈了一步,站到了博战的旋涡之中。这是缘于对企业的感情、出于对企业的信任、基于对事件的了解。

    虽然有人讲过,我们的行为实际也是对徐工改制的搅局。但我们相信,两博相争归根到底还是一场商业层面的传播战。即使我们影响了一点徐工厚重内敛的形象,也是缘于良好愿望而没有什么动机。并且,据我们实际观察,真正参与者也并没有太多,能称上整天泡在两个博客里的人至多不超过15个。至于两个博客能对国家决策造成什么实质性影响,响云霄认为:完全是无稽之谈!

    利用媒体达到商业目的本无可厚非,在向在响都是一样。

    但一位老师所讲的话却着实必须正视。“利用网络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而实现自己的商业目的”,是危险的,“这种对社会生活准则的破坏,其危害性远远大于外资的威胁……”

    响云霄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一味地美化这次实际上比较低级的商战。经历过这此风波之后,我们好更清醒地认识到,肯定这种恶劣行为的先例绝不可开!否则,它的“示范”效应所带来的恶果将无法估计!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