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网

徐工少卖10亿的理由很离谱

2006/8/8/14:46 来源:向文波的BLOG

    徐工放弃31.98亿报价的摩根大通,而选择了出价20亿的凯雷。当然,凯雷还有6000万美元的注资和6000万美元的对赌,不过,这更像是一种“巧妙”安排,以便让两家的报价看起来比较接近。

    最近《南方周末》马滔的报道,应该说是为同属新华社记者的王(文志)周(国洪)“徐工是否少卖10亿”之争提供了佐证,算是为王先生“平反昭雪”。徐工被少卖10亿元是肯定的,关键是被少卖10亿元的理由是否成立。

    徐工发言人为此作了许多解释,但这些解释实在是有些离谱。    

    离谱理由之一:保持核心团队的相对稳定    

    本来在并购案例中大多都会有类似条款,但提出要求的一般是收购方,目的是保证企业的平稳过渡。但离谱的是,在徐工交易案中,此条款是由被收购方主动提出,并把它当作了选择低价的理由,事实上,也就相当于把徐工管理层当成了负资产。

    结果是:只要对方愿意接受经营团队,徐州国资委可以少要钱。    

    离谱理由之二:保持徐工品牌不变    

    凯雷作为一家私募基金,使用徐工品牌应是它不二的选择,按理凯雷必须支付品牌转让费或使用费。但在徐工交易案中,一个评估价值为80亿元的品牌,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反而也变成了负资产;本来要赚钱的条件,却变成了赔钱。

    结果是:只要你同意使用徐工品牌,徐州国资委也可以少收钱。    

    离谱理由之三:关于或有负债    

    在所有收购案件中,关于或有负债收购方一般都会有风险控制条款。摩根大通提出隐性或有负债由徐工集团负责可以说是合情合理的,而凯雷愿意无条件承担或有负债风险才是违背常理。除非有充分的信心确保或有负债的风险规模,否则,我相信没有任何企业敢作出与凯雷一样的决策。凯雷的决策有些离谱。    

    离谱理由之四:关于要约收购    

    要约收购指的是收购方收购徐工科技的非徐工机械资产,也就是上市公司中的流通股。本来是徐工机械之外的另外一个收购,得到另外一个资产,付出另外一个收购成本是理所当然的;将凯雷要约收购中的8个多亿资金列入收购徐工机械的总价是不合理的,更何况,要约收购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至于徐工所说的摩根大通对要约收购的处置方式,根本就不可信,也违背商业常识。按徐工的解释,摩根大通要约收购的钱也要从31.98亿元报价中出,那就是说,不管是买徐工机械资产,还是买徐工机械加徐工科技流通股资产,摩根大通都只出31.98亿元,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国际化大公司的作为。

    至于一票否决权,根据徐工发言人的解释目的主要是保护徐工品牌,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投票人的立场比一票否决权更重要!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可以由人来改变,只要一致通过,一切都可以改变,都可以变成权宜之计。

    当然,徐工也许还有其它难言之隐。但既然事情已经公开,徐工不妨作一个彻底解释,以正视听。我想这应当也是大多数人的期待。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