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网

中国经济现代化进程遭遇第二轮“种姓”之争

2006/8/8/15:07 来源:王岩松的BLOG

    中国经济现代化进程遭遇第二轮“种姓”之争---徐工争论之反思(二)

    当前的“中”、“外”之争与十几年前的“社”、“资”之辩乃一脉传承,都是意识形态里哲学范畴中“物质与意识”问题的产物。解决了“社”、“资”之辩,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得到了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大幅度提高,然而,若能处理好“中”、“外”之争,则对快速推动中国经济的全球化,促进中国经济快速、持续、健康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两次争论的根本分歧都在于“种姓“问题。所不同的是,后者除意识形态的辩诘外,更浸透浓厚的着民族情结,从而使得姓“中”、“外”辩论演绎成了“爱国”还是“卖国”的大是大非问题。象“姓资”不会让社会主义“变色”一样,外资的进入和“卖国”也根本没有逻辑联系。

    从“徐工”的并购被定义为“斩首行动”,再回头“南孚”的陈年旧事到“蒙牛”的资本压榨,而我们更想看到是联想收购IBMPC的案例,但是这种美好意愿或民族情绪并不能代替理性分析。

    中国是否需要外资?是否需要国际资本?

    企业作为工业社会最重要的经济组织形态,其发展与壮大离不开“耐性资本”----就是能够承担风险的长期商业资本的支撑。有人说中国不缺资金,中国居民储蓄虽然高达数十万亿,民间游资上万亿,怎么会缺资金?然而,股市、房市游资实属短期套利资金,且储蓄、游资绝大部分都是不愿承担风险型的资金,无法有效转化为投资资本,这些资金不能被鉴定为资本,可见,中国是不缺资金,但缺的是资本,特别是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大量的长期耐性资本!

    此外,改变中国发展中资本市场现状,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水平亦不能一蹴而就,资本是制约中国工商企业跨越资源瓶颈的一个重要因素,而国际资本则为中国富余的人力资源和市场资源提供了价值实现的有效渠道。

    中国的经济全球化需要资本,并且与资本的持续供给能力有着重要关联度,而国际资本也是中国经济全球化的一个助推器。国际资本尤其直接股权资本进入中国,将大大提高我国资源配置效率,缩短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资源配置的流向方面,中国传统的资源配置是以国有商业和政策性银行为中心,这种融资方式的资源配置效率较低。而国际资本带来的国内资本市场的竞争,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资源配置的流向更合理,二是资源配置的价格市场化。有利于刺激内地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

    如何看待外资,如何应对国际资本

    中国加入WTO后,我们已无法真正将外资收购“拒于国门之外”。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在姓“中”还是姓“外”之争如火如荼的时候,外资收购步伐反有加速的趋势,便是上述结论的最好注脚。既然无法拒绝外资,我们就必须完善外资收购、反垄断法法律法规,细化国家限制外资进入产业目录,尽快建立健全一套外资并购审核机制,为国家经济安全建立防火墙,为民族工业构筑防鲨网,同时也应为外资进入我国建立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法律环境和公平资本市场。我们更应认真研究攻防之道、共赢之术,因势利导,使之流向资金短缺的中国工业这块耐性资本的凹地,从而使外来资本与民族工业互补互益,实现共赢。

    综上所述,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必然趋势,外资进入中国,乃是中国经济全球化和国家走向繁荣富强的必经之路,是中国资本配置方式由市场化向国际化跃迁的过程,与威胁中国经济安全并无直接的因果关系,封闭才是最不安全的。这一点历史上早有前车之鉴。中国人心驰神往的炎汉盛唐,其因是汉唐向世人袒露胸怀的盛世气度。清末的禁海封闭,最终未能延续大清命脉。外资进入固然可能会伤害某些人的“民族感情”,但面对中国经济全球化,面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孰重孰轻,当已不自待言!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