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三一向文波:并购后再反并购是自欺欺人

2006/8/21/09:23 来源:慧聪工程机械网

    他火气很大,他言语极端,他引来无数口水,他不像一个成名的企业负责人,虽然已年过40,但更像是一名“愤青”。他的“炮轰徐工博客风波”几乎演变成了财经(相关:理财证券)界的娱乐事件。他是向文波,三一重工执行总裁。

    但8月17日,在再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向文波有意斟词酌句了。比如他在博客中说王志乐“大错特错”,一旦与记者交谈,他便换了一个比较文雅的词:“值得商榷”。

    王志乐是商务部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7月下旬,这位跨国公司研究专家就外资并购接受本报专访,认为“徐工被外资并购并不可怕”。

    卖企业要有底线

    《21世纪》:王志乐认为,中国处于一个半世纪以来经济安全度最高的时期,全球500强中我国企业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群体正在崛起,而且势头强大,所以无需过度担心国家经济安全。你认为不是如此?

    向文波:美国是世界上经济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但美国人在处理国家经济安全问题时怎么做的?联想电脑不能进入政府部门;石墨出口我国被限制;海尔收购美国家用电器品牌美泰公司,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它都说会影响经济安全。那么,中国把装备制造龙头企业徐工卖给美国,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更多战略考量,我们中国是不是可以以美国安全观机制来建立自己的安全观呢?

    《21世纪》:你的意思是说,卖掉一个企业就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

    向文波:不是说卖掉某个企业会对中国经济安全构成问题。我们讲的是一种底线。实际上就是安全保障基础和管制概念。

    没有底线,某种意义上就没有哪个企业不能卖,徐工也能卖。

    徐工并购有经营层个人利益考量

    《21世纪》:在目前吸引外资的国企中,比如徐工和洛轴,我们了解到的是,企业的运营出现了问题。企业在引进外资时可能考虑外资到位比较准时;另外,如果引进的是国内资金,很难判断是否背后有众多的关联交易。你怎么看待这种企业行为?

    向文波:徐工会垮吗?徐工自己的说法是强得不得了,“三一”比它差多了。一直以来它都发展得很好,年年盈利,并不是亏损了或者玩不下去要卖掉。为什么会突然有资金危机?哪里出现的?从地方政府讲,是为招商引资,国有企业长期被政府看成负担;从企业行为来看,经营层可能有个人利益考量,比如说保持管理层稳定,改制国企导入股权激励机制等。

    《21世纪》:你不认为企业只是企业,要承担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职能是过重了?

    向文波:企业家做企业是为了什么?它也是为了国家利益。对国家经济安全的维护是企业法定的权利和义务。

    《21世纪》:“三一”在并购方面的成绩怎样?董事长梁稳根说“有生之年实现100亿美金收入”,有具体的并购计划吗?

    向文波:我们很少去做并购,主要是怕交易过程中的法律、财务风险。法律风险,就是幕后交易;财务风险就是并购后的财务黑洞。国内很多民企就在这两方面犯了错误。只要是阳光下交易,我们都会积极参与。比如徐工改制要谈什么经营层稳定、股权激励,牵涉到这些问题,不是公开竞标,我们就不敢叫价。

    以后有机会还是会争取并购做大做强。

    《21世纪》:你认为徐工并购案中有关操作规程是有利于外资的?

    向文波:现在很明显,凯雷收购徐工条款有利于凯雷,至少成交价格有利于凯雷。还有情况明,协议审批之前,就已经锁定凯雷。徐工在改制过程中和凯雷约定有合作新项目,涉及资金40亿元,是徐工净资产的3倍,这很反常。从某种意义上讲,徐工改制,已经锁定凯雷,影响了跟别人的交易。徐工跟凯雷在谈40亿项目合作,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再卖给其他企业。

    反收购是自欺欺人

    《21世纪》:但你不认为外资企业是中国企业的一个方面军?它们在中国也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

    向文波:企业在中国服从中国法律,这是没错的。现在问题是,美国的企业不但要服从当地法律管制,还必须服从和服务美国的国家利益。我打过比方,如果徐工被凯雷收购了,某种意义上就不会再为中国军事工业提供战略装备,这是肯定的。它的技术即使再先进,也不可能转卖给中国军事工业,不可能向美国实行经济封锁的国家销售产品。所以说,这个企业你说是外国企业是错误的,同样说它是中国企业也是错误的。

    《21世纪》:现在面对经济全球化和资本并购大潮,王志乐认为我们应当以反征服征服者的信心和能力参与全球竞争。你怎么看待?

    向文波:反征服的代价是很大的,同时它也违反逻辑。具体到徐工,你已经卖给人家了,你自己的生存都没有了,怎么去征服人家?徐工(如果)被凯雷收购了,只剩15%的股份,你自己拿什么钱把它买回来?已经被卖掉了,怎么反收购?简直是自欺欺人。

    《21世纪》:但过度保护国有企业是否不可取?有人认为,从整体看,效率高成长快的企业恰恰是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竞争的压力,民营企业竞争的挤力往往是国有企业成功的动力。

    向文波:什么叫过度保护?不仅是民企,国内企业都受到歧视。国外企业在中国享受超国民待遇,国内企业享受的是惩罚性的税收政策,税收比国外企业高。即使是宝钢,它要收购国内钢铁企业,都会面临很大障碍。这个歧视根本就是歧视国内企业、国内资本。之所以这样,就是对外资给予超国民待遇,引进外资对当地政府政绩有考评作用。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