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中国制造走在十字路口 是创新还是贴牌

2006/9/19/09:2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李溯婉

    面对外部环境变化及经营成本大幅上涨,企业往往有三条路线可选择:一是将工厂迁移到劳动力等成本低廉的地方,二是自我进行内部调整来提高生产效率、优化生产模式,三是由贴牌生产转向自主品牌——中南亚太(国际)顾问咨询机构商品流通高级顾问洪志业。

 

    “OEM(贴牌加工)——ODM(委托设计生产)——OBM(自主品牌营销)是‘中国制造’的升级路线。在产业升级过程中,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倒闭或者外迁也属于正常。”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封小云说。

    从9月1日起,广东、浙江、江苏、上海等中国重要制造基地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其中广东各市、县调整幅度在18%~32%不等。不仅如此,国家财政部等五部委本月14日联合发出通知,下调部分商品的出口退税率,同时增补加工贸易禁止类商品目录,这对不少企业来说又是一场考验。

    商务部高级研究员马宇对记者,政府为了经济持续发展有必要把环保和劳工等标准提高,必须对企业施加这些高压线,把一些严重污染环境及剥削工人的工厂淘汰出局,这点是肯定的,但这不代提高企业竞争力,政府同时要改善行政服务,减少企业经营成本。

    内迁与外迁的十字路口

    “政府不会强迫劳动密集型企业迁出,但可以通过宏观手段提高经营门槛。这次最低工资调整幅度过大,我正考虑是否要往中西部迁移,反正厂房是租来的。”广东省开平市侪达制衣厂老板张毅生第一次感到有很大的经营压力。张毅生在开平市从事服装代工已经有10多年了。

    张毅生算过一笔账,目前生产40万件滑雪服的利润才相当于1998年生产6万件的利润。新出台的最低工资标准一下子就从490元上调到600元,使得本以微薄的利润进一步压缩。

    “在来料加工企业中,劳动力成本占企业总支出的60%左右,最低工资的上调对这类企业冲击最大,”张毅生说,“江西、四川等地交通现已比较便利,而且劳动力比广东的便宜,如果这边成本继续上涨,或考虑迁移。”

    与张毅生打算转战内地的想法不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台商告诉本报记者,他正在考虑将厂子迁往印度。

    据这位台商分析,往中西部内迁不太现实。在他看来,出口型企业往往依赖海运,必须集中在沿海地区,从日本再到我国台湾、香港及内地沿海都是如此;而越南劳工成本只有广东的1/2,印度最基层工人的工资还要便宜,大约只有广东15年前的水平。

    因欧盟反倾销及制造成本压力,几十家在东莞从事制鞋业的台商已经开始筹划将产业逐步向印尼、印度等地迁移。

[1] [2] [3]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