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做百年老店 国机集团晋升千亿央企俱乐部

2008/9/5/08:59 来源:英才杂志

    2007年12月,全球咨询业巨擘——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的“新全球挑战者”研究报告中,此前还名不经传的国机集团榜上有名,成为上榜的16家央企之一。

    几年前,国机制造业就已经是其三大主业的一部分,但只是“一体两翼”中相对弱小的一“翼”,在外人看来,似乎实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强。但2007年几次震撼业界的并购行动,打破了这种状况。

    对于一个在2008年有望晋升至1000亿元收入规模的企业集团来说,外界有太多的不可思议。成为国际著名的工程承包商,或许还不足以与中国机械工业集团这个名号的分量相匹配。在国资委的花名册上,虽然中国机械工业集团(以下简称“国机集团”)至今还被划归于外贸类企业,但任洪斌和他的团队却已按捺不住发力装备制造业的冲动。

    从38岁坐到集团一把手的位置上之后,现任国机集团董事长的任洪斌对国机集团的改造屡有惊人之举。这一次,是他大幅调整了“已经形成大好局面”的集团发展战略,就像几年前进行的那场大刀阔斧的企业内部改革一样,毫不犹豫。

    之前,“一体两翼”是国机集团再造业务发展架构的重要战略性举措。其内涵是通过不断整合资源,精干主业,努力把国机集团打造成为以工程承包为主体,以国内外贸易和高新技术产品开发、生产为两翼,成为国内最强、国际著名的工程承包商。

    任洪斌曾用“微笑曲线”的概念来说明国机集团的战略优势,即市场和研发就像微笑的两个嘴角一样,是集团效益最高的两端,而制造业则是效益的低端。但现在,国机集团似乎要把这个微笑的嘴唇延展开来。

    究竟是什么让国机改变了远景明确的航向?

    并购变身制造业巨头

    在去年底、今年初短短的三个月内,国机集团宣布将中国福马机械集团、中国海洋航空集团、中国一拖集团三家重量级大国企并入国机。

    在国机前几年的战略架构梳理过程中,制造业实际上就已经加入了三大主业的行列,但只是“一体两翼”中相对弱小的一“翼”,在外人看来,似乎实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强。这样的状况在今年岁末年初突然被打破,事情起源于一次震撼业界的连续并购行动。在很短的时间内,国机集团宣布将中国福马机械集团、中国海洋航空集团、中国一拖集团三家重量级大国企并入国机。

    引起外界浓厚兴趣的是福马集团和一拖集团两家机械制造企业的并入。

    中国福马机械集团是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以生产经营工程机械、林业机械制造及相关技术服务为主业。旗下还拥有常林股份(600710.SH)和林海股份(600099.SH)两家行业内颇有名气的上市公司;而中国一拖集团有限公司则是“一五”时期成立的元老级企业集团,以农业装备、工程机械、动力机械制造为主要业务。其最大的子公司——第一拖拉机股份(0038.HK)是行业里唯一在中国香港上市的农机制造企业。

    随后,在2008年1月的国机集团内部会议上,任洪斌在工作报告中提出了“再造一个新国机”的说法。其核心内容是国机集团决心用3到5年的时间,通过内生增长和外部重组,把国机集团打造成为国内机械装备业的龙头,努力跻身世界一流企业行列。

    这并不只是个口号。仅仅三四个月后,国机集团就与国家开发银行签署了200亿元人民币授信总额的战略合作协议,而这笔贷款的投向之一就是“用于提升国机集团旗下的一些生产制造型企业以及推进传统制造业的技术改造和相关基地的建设。”对于一个在2008年有望晋升至1000亿元收入规模的企业集团来说,200亿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紧接着,在2008年7月4日国机集团第一届董事会常务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上,国机董事会重点讨论的议题是集团总部组织结构的调整,通过了将总部13个部门调整为16个的方案,装备制造部则是新增加的三个部门之一。

    “这样的战略调整主要是由国机集团的企业性质所决定的。过去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的角色有点儿尴尬,外界总认为国机集团就是一些外贸公司和科研院所而已,其实只不过是我们在制造业方面的比重不是很大给外界造成的印象。但国机自身的发展现在已经具备了把装备制造业做起来的实力。”

    任洪斌所说的“实力”,一方面来自于国机集团在海内外已经形成的市场网络,另一方面,集团所拥有的研究院(所)众多成果的产业化,也需要制造业的支撑。要改变外界对国机认识的误区,通过并购重组来迅速建立国机集团在机械装备领域里的新形象显得尤为迫切。

    “国机这样的产业格局是我说服内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原福马集团的董事长李延江向《英才》记者如此解释与国机重组的初衷,而李现在是国机集团董事、党委书记。“是否要加入国机,当初在福马内部是有很大争议的,因为大家觉得国机是搞贸易的,咱们要是去了可能不被重视。”

    李延江向福马内部摆出了选择并入国机的三个理由:国机的贸易和研发很硬,既可以对福马在市场方面形成牵引,又可以为福马的产品提供研发支撑;虽然福马的资产质量非常好,但规模不够,实力不强,如果与国机内部的一些类似资产形成协同效应,无疑会提升福马的行业地位,而国机要加强制造业,就无须担心福马在国机内部的战略地位问题;还有国机过去重组了一些外部的企业都非常成功,这给了福马很大信心,而且福马和国机两个央企彼此很了解。

    2007年3月,国资委明确提出积极推进装备制造企业的联合重组,到2010年机械装备行业要拥有一批有较强影响力和带动力的骨干企业。国资委一言落地,让这一切水到渠成。

    中信建投高级分析师田东红认为,国机集团的这一调整不仅收获了产业上的突破,也为企业挣得了不少政治加分,因为国资委已经奠定了把机械装备制造作为国家基础产业来发展的思路,国机恰逢其时的战略调整,必然会提升国机集团在中央企业群中的地位。

    对于这样的一种变化所带来的意义,国机集团内部早已取得了认同。负责工程承包项目的集团副总裁谢彪认为,“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寻求规模上扩张和效益上的增长。怎么使自己更有竞争力?就要向相关的行业进行延展。我们就提出向制造业发展。这不是我们凭空想象的,比如我们在机电类工程承包上比较强,那为什么不可以通过产品制造来做一些扩展呢?”

    “实际上,外界并不了解这个过程,福马我谈了三年多,从延江同志的前任我就开始谈了,在并购重组问题上我们不能盲目。”任洪斌告诉《英才》记者,国机的战略调整不是一个突然的变化,当初决定加大投入制造业的时候,他和现任总经理徐建与福马等企业就有过很好的沟通。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