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社科院研究员左大培点评徐工凯雷并购案

2008/9/8/07:45 来源:新财经

    徐工凯雷并购案终于无果而终,听到这个结果,高兴的不仅有向文波,还有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左大培,他当初也是徐工卖给凯雷的坚定反对者,记者就此对他进行了采访。

    《新财经》:您为何那么激烈反对凯雷并购徐工?

    左大培:徐工改制的方向本身就是错误的;让外资控制徐工的改制,方向更是完全错了。连上市都不需要,更别说卖给外资。

    《新财经》:王民一直认为只有解决根子上的问题,徐工才能获得更大发展。

    左大培:改制都是空话,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国企改制就是成立国家全资股份公司,政府派几个人进董事会,对国有资产负全责。企业的目标指向经营利润,还要改什么制?

    现在浙江、广东倒闭了六七万家企业,绝大多数是私营企业,你能说他们的制度不好?怎么来改他们的制?宏观调控总会有一些人倒霉,一个企业遇到问题,不能赖体制不行。

    王民老说根子问题,哪能解决根子问题?他讲的这几条有哪条适合?我看他们都是胡说八道。(气愤)

    《新财经》:徐工称他们改制的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能获得决策和用人上的完全自主。

    左大培:有些人改制就是想不受任何人管,想完全说了算,这怎么可能?他又不是所有者。就是上市公司也不能不受任何人管,如果连股民的意愿都不听了,还不如不上市。他可以摆几桌把徐州市政府摆平了,可股民他能摆平吗?股民要什么他应该很清楚。

    《新财经》:他们改制的另一个目的是甩掉包袱?

    左大培:现在不也剥离得差不多了吗?这不是理由!

    《新财经》:改制后,给管理层一定的股权激励也有积极意义。

    左大培:关键股权激励是多少?徐工这么大的企业,他想拿百分之几,是不是想拿百分之十?如果是这样,就是掠夺人民财产。有些人就是借改制之名,行掠夺之实。

    《新财经》:王民曾向记者表示,“很多人认为徐工有很多想法,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左大培:卖给外资都是表面的,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股权激励。当然,我是猜测,但我就是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记者手记

    徐工今年已经65岁“高龄”,比共和国还大6岁,但历史有时也是一种重负。记者在徐工采访时,总感觉有些沉闷,如同徐工集团的那栋中心办公楼,灰蒙蒙的,了无生趣。

    与王民的接触中,能感觉到他是个性情中人,很有活力。他常挂在嘴边的是“创新、活力”,“要不断地改变,不然这个企业一点活力也没有”。但是,要拉着这头负重的老牛翩翩起舞,何其艰难!王民感到很累,“我退休后什么也不干,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下。”

    与凯雷合作的“创新”不成,徐工选择了整体上市,这会给徐工带来活力吗?高龄徐工能“返老还童”吗?我们只能祝福王民,祝福徐工。


    相关资料>>

    徐工集团王民:重组不再找外国人要控股

    “徐工真要找合作伙伴,我们不找老外了,我们找中国人,要控股。”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直截了当地表态。王民说这番话是有原因的,作为争议漫天飞的“徐工凯雷合资案”的核心人物,几年来他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如今他如此坦率,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已经胸有成竹了呢?[全文]

    徐工董事长王民:不能说凯雷耽误了改制

    6月5日,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在搜狐2008“中国制造全国行”的活动期间,首次公开应对“外资并购与徐工改制”这一话题。针对业界最关注的凯雷并购案,王民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表示,“现在应该注意的是,在新方案中,凯雷是参股45%,而不是造成恐慌心理的失去国有控股权,这与之前的方案有本质区别。”[全文]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