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浙江经济面临困境 浙商涅槃时代来临(图)

2008/10/7/08:26 来源:南方网

温州,江心屿灯火依然灿烂

温州,江心屿灯火依然灿烂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几十年来,浙江的民营经济表现顽强。在历次调整中,它们总能以合法或非法的方式保护自己,通过自救找到生存路径。但如今,他们却表现得似乎溃不成军,惊恐地向政府呼救。

    是个好消息,但更多的时候似乎是个坏消息——已经过完最酷热的夏天了,温州往年常见的拉闸限电再也没有出现。

    在最后的酷热消退前,温州商人们难得消停下来的脚步,在夜色中变得缓慢。在最著名的诗岛江心屿畔,瓯江两岸灯火朦胧妩媚。新改造的最高档的娱乐街区霓虹依然闪烁,光华照人。

    但大家已无心欣赏。

    温州千家企业停工半停工或倒闭

    温州市经贸委7月初的一份调查显示,在温州31个工业强镇和开发区15521家中小企业中,目前停工、半停工和倒闭的企业达1259家,占调查总数的8.1%

    白墙、空旷的厂区、紧锁的厂门,车间里散落一地的器具原料,三三两两留守的看守人员,工业园区里无精打采的卖水果和饮食的小贩,天一亮,真实景象就展示无遗。“很多工厂都停工了。”温州市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这个夏天,远远超过了年初所能想象到的困难。

    从温州沿海岸线往东北方,或直接北上,在台州、在义乌,在宁波的慈溪、宁海,绍兴的嵊州以及柯桥轻纺城,萧条宛如不能闭闸的水龙头,一泻千里。

    浙江的工业经济正“处于紧运行状态”中,“企业负重前行”,浙江省经贸委7月份的一份工业经济分析报告用少有的口吻这么写道。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上半年,浙江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2%,增幅与去年同期相比回落5.5个百分点;前五个月,企业利润总额增长14.1%,增幅则大幅度同比回落17.8个百分点。“下半年,经济运行仍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发展趋势严峻。”报告悲观地说。

    温州市经贸委7月初的一份调查显示,在温州31个工业强镇和开发区15521家中小企业中,目前停工、半停工和倒闭的企业达1259家,占调查总数的8.1%,比一季度增加2.1个百分点。

    “鞋都”的凋零

    一些企业开始迁徙,宁愿停工去内地再办新厂。在温州的各大媒体上,有关厂房或生产设备“求租”的信息,现在已全部换成了“转让”。“原来租金25元一平方米的厂房,现在6元都租不掉。”

    出温州城,乘火车西行,铁道两边硕大的鞋厂随处可见,“中国鞋都”的招牌每隔一段距离都在提醒着曾经创造的传奇——在温州制鞋业最鼎盛时,这里生产了全世界40%的鞋,其中60%出口国外。

    但现在,在鞋材、鞋革和制鞋厂遍布的仰义工业区,停工潮席卷了整个园区。很多厂区里只剩下看守人员,他们挂着沮丧的面孔,闲散得无所适从。“根本活不下去了。”前温州鞋材协会会长、好霸鞋材董事长林锦标说。由于原材料价格飙升、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率下调、利率调整、劳动力价格上涨、物流费用上涨的原因,利润空间正被进一步压缩。

    一个十多元的鞋底,以往还有1元左右的利润。在成本增加的冲击下,已几乎被全部抵消。“以前净利润5%,现在1%都算好的了。”“订单不是没有,是不敢做。”林锦标说,他的工厂一楼,5条生产鞋底的生产线已全部暂停。

    因为铁价提高,制作鞋底的模具费,从2000涨到了3000元每件;油价上涨,鞋材的一吨原料要增加3000多元(鞋材的原料主要是石油化工产品);喷光油也贵了,每双鞋以前要8毛,现在最少1.5元;当然,还有运输费也上涨了。

    与此同时,工人工资也在上涨。前几年,没有任何技术要求的杂工底薪是850元,现在则要1200元。林锦标的对策就是减少合同工人的数量,从鼎盛时的一百多人,减少到了五十多人。“我们只能少招一点工人,少接几个单子,保证已招到的队伍稳定。”

    但即使不开工,光是工人的底薪也足以压垮一个没有准备的小企业。林锦标介绍说,他知道的一家规模大一点的制鞋企业,仅工人工资一项,一个月的支出就是一百多万。而温州最大的鞋企拥有员工大约20000人,每月要支付工资数千万元,“要是三个月没单子,根本没法活。”

    人民币升值加剧了困难。外贸订单多以美元计价,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近10%,如果是一年前签下的单子,现在完成后已利润全无。“不亏钱已算不错啦。”林锦标说。

    环保控制措施也是一个因素。林锦标说,同在仰义,一百多家为鞋企提供鞋面皮革的企业,由于无法承担控污成本,已全部关闭。

    一些企业开始迁徙,宁愿停工去内地再办新厂。在温州的各大媒体上,有关厂房或生产设备“求租”的信息,现在已全部换成了“转让”。“原来租金25元一平方米的厂房,现在6元都租不掉。”

    大面积的萧条,加剧了资金链的紧张。“即使是外贸单子,都有欠款。韩国人欠我们一百多万,三个多月了还没还。”林锦标正在为自己三百多万的应收款发愁,“工厂老是垫资金,根本垫不起”。

    大部分人已抛弃了制造业的主业。一位鞋业老板以厂房和住房做抵押,贷款6000万,全部拿到四川去投资房地产。林锦标认为,这是无奈之举,“如果借款扩大生产,就是恶性循环”。

    求职者在劳务市场边打起了扑克

    浙江省统计局的一份调查显示,2005年第四季度起,浙江连续9个季度持续上升的劳动力短缺现象,首次出现了缓解的迹象。

    除了制鞋,温州也是著名的眼镜生产基地。不过,它现在也同样在面临着一场寒流。

    温州真情眼镜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剑波几天前刚刚参加温州的展览会。但10万元参展费砸下,却一个单子也没有接到。“来厂家看的人一个都没有。”叶剑波回忆说,这是几年来从未有过的事,“以往根本忙都忙不过来。”叶剑波说,从5月份以来,公司的利润早已全无。

    鞋业碰到的所有问题,眼镜业都一样,区别只是,鞋业的原材料用的是石油化工产品,而眼镜则是铜。“什么都在涨。”叶剑波说。

    温州市鞋革行业协会秘书长谢榕芳承认,由于订单减少、员工难招等原因,产品成本上升约20%到30%,温州的小型鞋企举步维艰,特别“对出口型鞋企的影响较大”。

    2007年底以来,截止到6月底,其协会内已有一百二十多家企业倒闭,五十多家企业不得不将生产基地向成都、重庆、苏北、江西等地转移。谢承认,这个数字并不包括半停工的企业数字。“现在应该是更加重了,整体上下半年肯定还会下滑。”

    企业经营的不景气已然波及劳务市场。浙江省统计局的一份调查显示,2005年第四季度起,浙江连续9个季度持续上升的劳动力短缺现象,首次出现了缓解的迹象。

    在位于牛山北路的温州劳务市场,仍然与往常一样聚集着一大群寻找工作的外来务工者。

    大厅内的显示屏上不断滚动着用工信息,一家企业的用工需求也就1到4人,而且基本以技术工人和熟练工为主。

    由于没有合适的岗位,百无聊赖的求职者干脆在门前狭窄的马路边玩起了扑克。

    来自四川南充的务工者李劲说,由于缺乏技术优势,半年来他三次尚未完成见习期就被辞退,现在又失业了。

    在叶剑波的公司,“原来的两百多工人,已有六成被允许带薪休息,每个月给600元生活费,有订单再回来做”。

    但这样的压力仍然很大。叶剑波决定尽快找到更多的订单,保证开工,“先广州展、北京展,北京展再没起色,只能去美国,去香港了。”

    “生意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差过”

    集装箱漂洋过海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谁想做圣诞节生意,就必须在9月前下单订货。但在9月,贸易的黄金期,往常源源不断的圣诞订单突然不见了。

    从温州出发,沿高速公路向北,这原本是中国经济最活跃的浙江骄傲。公路两侧,遍布着令世界瞩目的制造业殿堂。

    最好的皮鞋你可以在永嘉的瓯北镇买到;在瓯海区,各式造型奇特的金属打火机不断从生产线上组装完成;只有数万人口的桥头镇,为中国生产70%以上的纽扣;在台州的温岭,水泵厂的广告遍地都是;在金华武义,这个山区小县城每年生产出十多亿副纸牌,足够中国国民人手一副;在义乌和诸暨的大唐,帮助解决全世界三分之二的袜子生产问题;40%的领带来自嵊州;要想挑选最全的皮衣,则可以来到海宁或是桐乡……

    所有的产品都通过义乌售卖。经此源源不断通往世界的各个角落。“日用品的海洋,购物者的天堂。”在义乌的街头随处走动,你将看到这个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制造工厂缩影。

    这个偏僻的浙中小城是全世界廉价货物的中转地,超市中的超市。世界各地的人们纷至沓来,从阿联酋、从战火纷飞的伊拉克,操着俄罗斯语、阿拉伯语、英语、德语、韩语,各种语言的人来到这里。全球经济的商品信息在这里汇合,经重新分配流向世界各地的商店。

    集装箱漂洋过海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谁想做圣诞节生意,就必须在9月前下单订货。但在9月,贸易的黄金期,往常源源不断的圣诞订单突然不见了。

    但如今,这个全球最著名的小商品集散地,街头的人气甚至还不如上海或某个省会城市的商贸街。

    “生意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差过。”专做面具出口的朱女士坐在小商品城商铺的门口感慨说,她现在惟一的念想,是不要跌得太多。

    “去年外贸政策影响的后续作用已开始发酵。”义乌官方的统计分析说,随着人民币升值,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融资困难等压力的增重,浙江经由义乌的工业品出口增速正在放缓。

    一个显著的标志是,“工业产品出口交货值”开始呈逐月下降趋势。今年1至2月,尚是38.71%,1至3月为28%,1至4月19.83%,1至5月18.66%,1至6月14.1。“到6月首次出现了负增长,比5月份下降了2.2%。”

    义乌市经济发展局的一份统计分析材料说,今年77家重点监测的亿元企业,亏损的有7家2783万元,占9.1%。“大部分企业可替代性强,产品附加值不高。”报告分析说。以一棵1.5米高的圣诞树为例,250多根铁树枝,成本比往年涨25%以上。即使提价,但绝大多数产品的利润都下滑到了10%以内,更多的时候,一棵圣诞树只能赚到两毛钱。

    义乌人自豪的“中国袜业名城”,情势同样不容乐观。义乌袜业行业协会会长、浪莎集团董事长翁荣金提供的行业报告显示:2008年,风云突变。袜业的原材料成本(占75%左右)上升对总成本影响达到10%到12%;劳动力成本,规模企业人均要上升5000元左右,还有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率下调,贷款利率上调等,加之取消袜机进口免税政策,节能减排,环境保护力度加大,都直接增加了成本,升高了经营风险。

    2008年上半年,袜业工业产值和外贸出口增幅都呈“双下降”趋势。

    经济效益大幅缩水,少部分企业甚至走到破产关停的地步,“像娇丽袜业这样的企业也不得不关门停产。”报告悲观地呼吁政府积极救市。娇丽袜业是一家拥有两百余工人的企业,今年6月倒闭。

    义乌的袜业经营大多拥有自主品牌,相对高端,除了少数前期过度扩张的企业,关闭的企业尚少。翁荣金担忧说,和义乌比邻主宰全球袜业市场的诸暨大唐镇,由于更多的袜业生产仍停留在工厂-家庭作坊加工的联动方式,一旦有企业垮掉,将引发连锁反应,冲击将令人担忧。

[1] [2] [3]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