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再谈徐工与三一 重工行业的恩怨故事(图)

2008/10/22/14:31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何伊凡

再谈徐工与三一 重工行业的恩怨故事

再谈徐工与三一 重工行业的恩怨故事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两个月内第四次,王岩松把剃须刀遗落在酒店,他来去匆匆。

    这位徐工集团副总经理,数日来在香港、深圳、北京、徐州之间穿梭,他主管集团整体上市事宜。历时近五年的徐工改制,尝试过从MBO(管理层收购)到引进战略投资者各种路径,引来无数争议,终于在一场轩然大波后被迫中止,退回到内部资产重组与产业调整。

    重工是中国开放时间最早、开放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徐工与三一的恩怨故事恰好提供了外资、国有、民营三种力量在20年间如何交锋与合作的典型版本。特别是在2006年,那场未遂的外资收购把徐工(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企业)和三一(中国成长最快的工程机械企业)卷入漩涡,所引发的争论和影响远远超越事件本身。

    两条路线

    徐工集团(以下简称徐工)是典型的“先有儿子后有老子”。

    它第一个细胞来自1943年八路军的兵工厂,1989年政府“拉郎配”,把徐州的重型机械厂、工程机械厂、装载机厂和工程机械研究所合并,又整合数家基础零部件厂成立集团。撮合到一起的既有部属企业也有市属企业,在当时可谓创新之举。上世纪90年代初,以主机带动配件生产,形成完整配套体系,在整个工程机械行业中只有徐工,它成为同行赶超的目标。

    就在徐工集团组建同一年,湖南人梁稳根和三个朋友袁金华、毛中吾、唐修国在山头上演了肖似电影《投名状》中的一幕,四人刺破中指,焚香叩拜,“如违誓言,不兄弟相待,天打雷劈……”,他们成立的“组织”叫涟源市焊接材料厂。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三一重工的出发点。

    这也是一个没有任何政策壁垒、完全开放的行业。跨国公司长驱直入,如何与外资共舞,当时是所有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共同面对的难题。“先行者”徐工与“后来者”三一做出了不同选择。

    徐工选择了“引进”,实际上,它也没有太多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上世纪90年代中期,和许多地方政府一样,徐州也把跨国公司奉为座上宾。1995年,徐州市将世界最大的土方工程机械商美国卡特彼勒引入徐州,与徐工集团成立生产挖掘机的合资公司。卡特彼勒坚持控股,最后外方与中方的股权比例为6:4。

    签约时,徐州市包下北京钓鱼台酒店,准备了盛大的庆贺活动,但就在签约前一天,卡特彼勒突然提出附加优惠关税的协议。在说服海关无望后,徐州市政府连夜决定拿出地方财政补贴,“不惜一切代价把外资留下来”。

    偏居苏北一隅的徐工,几乎成了江苏省开放程度最高的企业,除了卡特彼勒,利勃海尔、蒂森克虏伯、美驰等13家跨国公司都曾与它合资,打开它的合作目录,几乎就是一份全球工程机械巨头的名单。

    三一则决定自己杀出一条血路。一方面,它发现西方国家的混凝土机械技术并不完全符合中国需要。欧、美、日的建筑高峰期已过,它们的技术适合本土,也就是小工程,多层建筑,但中国的楼越盖越高,采用进口技术的设备一方面排量小,另外压力低,打不高,中国客户非常不满意。

    另一方面,“我们也想过和外资合作,但显然人家不愿意。”三一重工执行总裁向文波说,“通常这种商业合作都有排他性的条款,在中国只能选择一家。另外当时我们名不见经传,别人对我们的实力也有疑惑。”

    除了自主研发,梁稳根已无路可退。

    徐工和三一,它们命运方程式中最重要的个性就这样写成了。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