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迪拜世界陷偿付危机 基建无度扩张惹祸

2009/11/30/09:21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叶檀

    迪拜偿付危机是信用杠杆危机,是基建无度扩张的危机。

    11月25日,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让世界资本与金融市场出现剧烈动荡。迪拜政府宣布重组旗下的主权投资公司迪拜世界。据《纽约时报》估算,迪拜世界的债务高达590亿美元,占迪拜总体债务的74%。迪拜政府寻求延期偿还债款——暂停偿债6个月,要求债权人接受延期还款,将迪拜世界的债务到期日至少延长到明年5月30日。全球资本市场随即下挫。

    迪拜金融危机本质是房地产与基建规模扩大造成的债务危机,他们试图建设一个梦幻棕榈岛,却给财政留下一地鸡毛。

    迪拜世界及其母公司沿用的是大资金、大建设、大投资的模式。过去4年多,迪拜以建设中东地区物流、休闲和金融枢纽为目标,推进了3000亿美元规模的建设项目。在此过程中,政府与国有企业的债务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增加,估计目前债务约为800亿美元。这远不是尾声,据巴林岛希克顿湾的瑞士银行不动产分析师马树德分析,迪拜世界下属Nakheel和迪拜其他开发公司已开工的4万户住宅,预估总共需要110亿美元资金,而Nakheel可能还有20%的资金缺口才能在2010年年底前完工并交屋,但这些工程的投资人都已拿不出钱来,原始债务十分庞大。

    如果全球经济继续泡沫化,迪拜的模式还能延续。不幸的是金融危机之后,房地产、港口等资产与投资英美的金融资产缩水,无法支撑梦幻般的建设规划。迪拜房价自去年高点重挫70%,大量豪华楼盘成为烂尾楼。自从地产泡沫破灭以来,当地总共有400多个工程项目被逼取消,涉及的款项超过3000亿美元。即便如此,就在今年6月,迪拜宣布将新建一座全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1100米),超过目前的“迪拜塔”(162个楼层,总高度818米),具体就是由Nakheel房地产公司开发。

    迪拜债务危机将使国际投资者明白,一向以安全面目示人的中东美元与主权财富基金也存在巨大风险,只要金融杠杆太长,融资过大,就是风险的前兆。被深套其中的是迪拜世界的债权人,他们不少都是欧资机构,包括汇丰控股、巴克莱、莱斯以及苏格兰皇家银行等,这些银行26日在欧洲股市盘中普遍下挫4%。虽然一些金融机构已经进行了对冲,但市场总会找到最后的倒霉鬼,比如贝克汉姆等人在迪拜的豪宅投资就成为沉没资本,而与银行进行利率掉期的金融机构不得不咽下亏损的苦果。

    之前,欧美银行以想象中的石油资金为抵押,放心大胆地向中东发放贷款。现在他们才想起一个简单的教训,泡沫就是泡沫。在经济下行周期,没有什么是保险的,除了自己手里的钱、黄金和企业真正的盈利。事实上,今年沙特两家大型家族性企业集团的债务问题已造成痛苦的“伤口”:这两家集团欠100多家放贷机构的钱,保守估计有150亿美元。

    国际市场会出现一些波动。避险资金再次进入美元避风港,美元接连两天飙升,而金价相应下降,这一轮波动伴随着股市的小调整,将是美元疲软趋势中的一个中间站。中国由于博弈货币政策,由于美元上升,资本市场会出现震荡,但总体影响不大,由于撤出的资金将寻找新的避风港,香港、巴西等地已经是热钱追逐的目标地。

    乐于制造金融杠杆的国家都可能面临同样的债务危机,中国正在通过并购重组在资本市场拉长杠杆,通过再融资扩大银行的放贷能力,通过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大面积扩大基建,所有这些投资都会在杠杆收缩时暴露出巨大的风险,当项目完成寻求盈利时,债权人将发现他们陷入了泥潭。

    迪拜偿债危机应该让我们警惕国内的泡沫扩张模式。高楼崇拜与债务危机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金融海啸前,石油产业占迪拜国民生产总值只有6%,地产建筑则占两成,吸引了大量南亚劳工,而中国也有企业与建筑公司挺身前往,寻求商机。

    目前国内房地产商与金融机构的融资比例,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一旦无法偿付债务,货币危机必然浮出水面。迪拜的融资主要来自于欧资银行,而国内融资主要来自于资本市场与银行,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出现偿债危机,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与银行就是最后的接盘者。而房地产投资者,会在此前就倒地,甚至成为负资产一族。

    再不抑制无度的基建投资,任由房地产泡沫与资产泡沫扩张,谁还能对金融行业、对未来的债务信用持乐观态度?














>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