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工程机械网资讯访谈专题展会挖掘机械土石方桩工机械路面机械混凝土起重机械发动机底盘件液压件免费注册立即登陆

慧聪网

三一向文波两会谈中国企业海外发展环境

2010/3/6/17:35 来源:慧聪工程机械网

    --两会代表向文波接受和讯网专访

    “新结构,新契机”,关注和讯,关注2010年全国两会。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将分别于2010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值全国两会召开前期,和讯网邀请全国人大代表、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向文波先生谈中国企业海外发展环境,和讯网进行现场直播。

    主持人: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你与总理握手的事情,2009年1月份的时候,在欧洲投资建厂的时候,德国总理也去了,您签了合同,还有梁董事长,这个在年初,现在在巴西的投资也在年初,三一重工每次做大的投资都是在年初做呢

    向文波:这不是的,只是巧合。三一重工(600031,股吧)未来五年把国际化看作第三次创业,我们未来在国际化方面会做许多的工作。总理特别给我们提出希望三一重工发展成世界企业,稳稳站在世界之巅,我们有一个说法不辜负总理的期望,把三一办成世界企业,所以我们把国际化看作第三次创业。

    这方面的力度很大,去年年初也是春节,我们梁稳根董事长到德国签订了协议,今年春节也是初二去巴西。这个时候我们有假期,时间比较多。

    主持人:去年关于海外并购这块,当时有腾中收购悍马,虽然现在不成功了,有吉利收购沃尔沃三一选择到海外收购是自己自主建厂,当时建厂业内有许多质疑的声音,现在走过一年的时间,回头看您觉得现在看决定后悔吗?还是以后继续发展这个事情?

    向文波:就国际化发展路径而言,我相信国内的许多企业也在探索,我个人认为通过兼并产业的方式,我不能说不行,但是这存在很大的风险。比如说研发的冲突,经营管理能力不足等,所以中国企业客观来讲到现在为止,通过并购和重组做的比较成功的案例还是比较少的。这里面还是有一些很深刻的原因,作为一个民营企业,我们把经营风险看得很重,采取直接投资的方式可能是最低风险的一种方式,这也是我们民营企业在国际化过程中非常好的方式。比如三一自身发展也是这样,我们自身发展不是靠大规模兼并和重组实现规模的扩张,而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发展,靠科研研发完成规模的扩张的,并且我们认为速度也不慢,三一在短短十五年的时间,成为国内装备制造行业市值最高的公司,我们还有一个三一国际在香港上市,加上两个公司的市值有七八亿,这在国内制造业中规模非常大。尽管发展的路径不同,但是发展速度很快。

    主持人:当时在欧洲建厂的时候,方式是分批建厂,现在在巴西建厂的方式与欧洲建厂方式有什么区别吗

    向文波:现在也是这样,因为我们的投资进度完全根据市场的需要制定,随时进行调整,我刚才讲的降低风险是这个意思,我们的投资规模,投资时间,投资的进度安排,员工招聘人数和员工选拔,完全是我们自主的,而不是我们自己一下子接受很大的摊子,必须去应付他,所以这个风险会很低。

    另外当地的政府也是这样想的,这是一个增量,也会带来财政税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老百姓和政府非常欢迎,如果是兼并企业的话,方式很生硬,给人感觉你抢人家的地,把企业打败了。管理一个外国企业与管理中国企业有很大的区别,包括怎么管理员工,包括企业文化,以及老资关系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处理,企业内外的整合等,这还是很复杂的一个工程。

    主持人:以后是否意味着三一在海外扩张采取自主建厂的方式还是考虑兼并呢

    向文波:我们是立足自主直接投资,如果在条件合适,我们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时,也不放过兼并合作的机会。

    主持人:我们看到在2009年靠出口和投资拉动的中国经济遭到巨大的挫折,前所未有的贸易保护主义更是给中国的外贸企业雪上加霜了,在2009年三一有没有感觉出口的压力?大家预测在2010年贸易保护主义还会加深,三一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呢

    向文波:事实上出口对三一影响不大,所以对我们产业的经营冲击和报表影响比较小。随着中国的国家经济的增长,随着中国企业竞争力的进一步提升,随着中国层级调整和效果进一步显现,我认为与欧美这些国家的贸易冲突会越来越多。

    过去改革开放几十年,更多是我们对国外资本和国外产业的市场开放,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我们的出口更多对他们结构补充,比如我们是他们的血液者,提供一些低附加值的产品,欧美这些国家不生产,我们是他们产业结构的补充,所以摩擦和冲突比较少,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转型,中国经济竞争力进一步提升,我们的出口结果发生了变化,过去低附加值的产品调整为高附加值的产品,这个时候会欧美国家的产业造成冲击,对他们的利益有一定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冲突的进一步加剧这是有可能的,我们应该做好这种准备。

    也不要怕,国际上有商业规则,我们按照规则来,遇到问题按照国际方式处理,比如这次说知识产权的官司,我们就是以这种方式处理。

[1] [2] 下一页